豆瓣9.3,央视又出神片
2019-12-01

    什么是大学?

    

    1931年,梅贻琦接任清华大学校长时说:

    

    “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中国历史上,大师最多的大学,毫无疑问是西南联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近,就有一部新片,把镜头对准了这所传奇大学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《西南联大》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央视新出的纪录片,一共五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豆瓣上,6000多人打出了 9.3的高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西南联大,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里聚集了中国近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钱钟书、金岳霖、冯友兰、华罗庚、朱自清、闻一多、陈寅恪、沈从文、胡适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这里的老师,大都学贯中西,生长于中国传统文化教育,求学于哈佛剑桥哥大这样的欧美名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里的3000多名学生中,有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4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,8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得主,174位两院院士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这里是当年世界的顶级教育中心之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知道,这所学校只创办了短短8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并且还是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事变爆发,中国全面抗日战争开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南开大学三校组成了长沙临时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38年初,长沙临时大学再迁至云南昆明,改称西南联合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是抗日战争期间联合到底的,唯一一所大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从这个破旧的校门可以看出,当时的办学条件极为艰苦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前,学校里的教授大都生活宽裕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每月工资400快,差不多能买一辆小汽车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到西南联大后,工资依旧,但因为战争原因,这些钱已缩水近百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校长梅贻琦家,青菜汤都喝不起,吃一顿菠菜豆腐汤就是过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梅夫人韩咏华变卖了所有的首饰,还得上街摆摊卖米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梅贻琦

    

    冯友兰家里一样揭不开锅,冯夫人也是在家门口摆摊卖麻花。

    

    闻一多家人不在身旁,只好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卖文、替别人刻印章,以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华罗庚也惨,一大家人租住在牛圈旁放草的棚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每天晚上,棚屋都被震的地动山摇,并且屋里蚊虱成群,猪哼牛嚎声不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惨的是吴大猷(中国物理学奠基人),为了给妻子治病,他需要靠养猪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吴大猷一度每天到菜市场捡骨头给妻子熬汤,为了不给学校抹黑,他还会事先换装成乞丐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们还饱受空袭之苦。

    

    跑警报,那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在预知了这样的情况后,那些教授依旧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37年,国学大师陈寅恪,陷入两难抉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患上了眼疾,需要做手术调养,否则右眼将会失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留在沦陷区治病,需要听从日本人调遣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,陈寅恪携妻带女,悄悄离开了北平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他决心用唯一的左眼,在联大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那里度过了艰苦的7年后,陈寅恪因错失治疗机会,双目失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面临同样抉择的,还有闻一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准备去往昆明前,闻一多回了趟湖北省亲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受邀留在武汉,到教育部任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,闻一多的妻子儿女都住在当地,这是一个难得的团圆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的道理,闻一多懂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他还是婉辞了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是给妻子解释了句:“学校太困难了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与家人告别时,闻一多自己的眼泪,先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后,便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闻一多次子,闻立雕

    

    再然后,闻一多便和数千名师生,一起踏上了去往昆明的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带着学校的实验设备和图书,横穿湘黔滇三省,徒步走了3000多里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把这些宝贵物资,带到了联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到了联大后,不仅教授生活苦,学生地日子也难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四个字形容学校环境——“小、挤、脏、乱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教室和宿舍,都是现搭的茅草房。

    

    窗户都是糊的竹纸,刮风下雨时屋里各种惨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便是这样茅草房宿舍,也要一间住40个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此,宿舍里潮湿拥挤,臭虫横行,咬得人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学校的实验装置也简陋异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有冷凝水;没有风速风向仪;甚至没有温度表和雨量筒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惨的还是吃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联大学生的日常餐,名曰“八宝饭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实际上,就是稗子、谷子、麸皮、石头子、耗子屎的混合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但如此艰苦的环境下,联大的师生依旧安之若素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宿舍没有灯,联大学生就借着自然光学习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实验没器材,他们便全程手动畅通水流,用手指蘸水感应风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师们同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朱自清虽然有助教,但他依旧会自己修改学生的作文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沈从文则会亲自抄写稀缺资料,供学生们阅览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北大哲学系教授黄枬森,曾撰文回忆他在联大读书期间的课表:

    

    “国文老师是沈从文,英语老师是李赋宁,物理老师是吴有训,中国通史老师是吴晗,公共伦理学老师是冯友兰。我还选修了数论和《庄子》,老师分别是华罗庚和闻一多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阵容,豪华到极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联大的学生们,也常会为听一节课,穿行整个昆明城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太值得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并且,西南联大的学术氛围相当自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沈从文,破产报社主编,初中学历,没有学术著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他依旧被联大聘为教授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钱钟书、华罗庚、许宝騄三位先生,虽然只有28岁,也被聘为教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限学历,不限年纪,唯才是举。

    这便是西南联大的用人标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联大对学生,也依旧注重自由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40年就读联大的学生心田这样说: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是联大吗?这里没有升旗早操,更没有纪念周训话,也不像别的大学,进去有一个月新生训练,灌输你什么校史和总裁言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同时,联大学生转系也容易,填一张表就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还可以旁听学校所有的课程,甚至质疑老师,跟老师辩论个半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老师,也经常互听课程,互相辩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“学术的生命力就在于它的自由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的氛围,真正造就了西南联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抗战条件那么苦,西南联大8年的学术成果与培养人才,远超过战前北大、清华、南开30年的总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吴大猷一边养猪,一边并翻译了有关「群论」的书,写成了《多分子的结构及其振动光谱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内容不仅奠基了中国近代物理学,还启发了杨振宁和李政道这两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华罗庚住在牛圈旁,写出《堆垒素数论》,开创了矩阵几何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钱穆完成了《国史大纲》,给当时的国人打了一针强心剂,提供了民族复兴的精神资源。

    

    王力出版了《中国现代语法》,奠基了中国现代语言学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寅恪写下《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》;汤用彤写下《中国佛教史》;金岳霖写下《知识论》、《论道》;周培源写下了《湍流理论》;赵九章写下《大气之涡旋运动》;孙云铸写下《中国古生代地层之划分》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那代人真正做到了:

    

    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那个硝烟弥漫也群星闪耀的时代,已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其留下的遗产永恒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是文人之风骨,自由之思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「西南联大,刚毅坚卓,无问西东。」

    

    电影铺子

    微信 |movpuzi

    电影大餐、生活甜点,荤素搭配,常吃不累

    长按二维码▲识别关注